悼念我的婆婆-感謝 菊蘭

    我嫁到夫家為人媳至今有35年了....,我跟我婆婆真正相處時間用指頭數日子,確不到一年的光景,12775天的日子僅僅365天相處裡,能有多關心能有多孝順?
談追悼我的婆婆,實感汗顏無地的我,還是要感謝我的婆婆,對子女的關愛與無私的奉獻,那麼明理走完自己的人生。

昨天她,睡在我一旁的婆婆,睡得很沉很安穩的走了!

.....沒跟我們住在一起的婆婆,住在老家經營中藥鋪。因公公病逝多年了,原本想承接中藥鋪的大伯也往生;婆婆扛起接續中藥鋪的生意,與有藥師執照的大嫂,以一邊中藥一邊西藥的合併經營方式,倆人在市場旁老家店鋪一起營業,因地點佳生意有成;加上節儉持家又會賺錢的婆婆,就不曾讓我們子女增加負擔或需要任何支援,反而是時時刻刻掛念子女的她,盡己之力為家人提供助力與疼惜,讓我們為人子女深受她任勞任怨無私奉獻對家人的愛。
    
前天因宿疾腰骨痠痛的困擾,忍不住疼痛才告知我先生,想來長庚問診...,其實有好一陣沒帶他來跟我們相聚,她心細體諒常不麻煩子女,有事以電話閒聊,偶而我們只是回去探視老人家一下,沒久留好好伴她就帶點絲絲的歉意與內疚而離去;老人家總是在門口揮揮手目視我們..."開車小心慢一點"....婆婆聲音卻漸行遠去。就是她的體恤付出更多反而得到的是忽略的回報...。
   
每次婆婆來跟我們相聚而住個幾天會很高興,往年,一年來數趟,...一年兩趟,...一年一趟,....兩年對她而言,期盼與等待是漫長的;卻是這次以腰骨痠痛為由,才能與久別的兒媳相聚;這次疼痛的異常可從電話傳來的聲音傳達,當日(前天)下午掛門診4點,先生下午回老家帶婆婆直奔林口長庚就醫,為人媳的我...就照往常婆婆來時而準備著,晚餐做好等著回來一起用餐。
....回來時先先生扶持著婆婆,痛得呻吟深深感受到她的不適;有潔癖的先生家族,很自然從醫院回來,要先洗澡是必然的,為人媳的我與婆婆已習以為常,所以婆婆雖很累也必會先洗好澡再用餐,疼痛的她婉拒我幫忙入浴...。

洗浴後的婆婆出來仍疲憊不堪,平時不善於表達情感的小孫子(我的老二)有下來問候阿婆(在老家囑咐我先生要看看平時最讓她放心不下的小孫子),疲憊的臉龐擠出一絲絲笑意的婆婆說著,"阿婆來了,你有沒有吃飯?"....。也問問嫁出去的大孫女(我的老大)有否常回來,我隨口回應關心小孩的婆婆,說著"中秋節您的大孫女和孫女婿會回來,那阿婆就等著他們回來一起過中秋",此時離中秋節還有13天...。

接著會洗一個鐘頭澡的先生...還沒出來,我跟婆婆先用餐。我習於坐在一旁叮嚀著婆婆用餐(此時婆婆會像小孩子):

我:"涼拌綠竹筍"好嗎?
婆婆:"一年沒吃了"...
我:為什麼?
婆婆:妳大嫂說吃竹筍會腳痛。
我:不用管她說甚麼了...先吃些再說.很嫩ㄛ!(林口產綠竹筍,但中秋節過後就等明年囉)
婆婆:(連吃了好幾塊.有吃了半盤)很嫩.好吃!
我:五花肉去皮沾蒜蓉醋.也好吃!
婆婆:(夾了好幾次也吃了六、七片) 嗯,好吃!(婆婆跟大嫂在老家一起吃素.每次來這裡會偷吃葷,我們像是做錯事的小孩,罪魁禍首的我,總拐她吃葷解饞。)
我:還有您喜歡的醋黃瓜。(一小碟當然會吃完)
我:地瓜葉有嫩...好吃!
婆婆:炒得比妳大嫂好吃,天天吃地瓜葉。(只夾一次)
我:蔥花蛋好嗎?(婆婆也夾了一大片)
我:豆腐很軟沾醬油。
婆婆:好吃(只吃一塊,平時怕結石的婆婆,吃得少。)
我:喝竹筍湯。(婆婆快用餐完會準備喝湯)
婆婆:好喝。(就只喝一碗)
我:再喝一碗...好嗎?
婆婆:有點油一碗就好。

....這是我婆婆的最後晚餐,也是這次僅有跟我最後的對話....(原本吃飯的對話就是她跟我最樂趣的事)

洗好澡出來的先生...,我跟婆婆已用餐完畢,婆婆跟先生說很累想睡覺,要我陪她就寢;這趟是因看病而來,所以原本就預定好跟我一起睡,好讓我隨時照料。
睡前幫她先蓋被,雖吹冷氣仍怕熱的婆婆只拉棉被的一角稍蓋著...就說著,"昨晚整晚都沒睡好,很睏...",我回應著"那趕快睡(睏乎飽)明天就不會痛了!
婆婆雙眼閉著也沒有翻身似乎很快就入睡,平平躺著。準備睡在樓下沙發的先生,我先告知婆婆已睡很熟了,隨著也跟著進浴室洗澡,因為是主臥室的浴室裡
盡量壓小聲以免怕吵醒婆婆,....希望她能有個好眠,一覺到天亮。

    今天(2016/09/03)(狗遛人的生理時鐘)清晨6點起床的我,已不需要其他聲音叫醒有五年了...,看看睡在一旁的婆婆仍睡得很入眠,睡姿稍有改變(我睡前時,婆婆腿部稍壓著被子),現是四肢稍放鬆,倆手自然置放於胸前,都與平時睡姿沒兩樣,只是沒蓋被,或稍蓋著也與平時沒兩樣,想著今天要讓她睡晚些;睡越久疼痛越少,更放心去遛狗。...回來後,約8點再查看婆婆是否已醒?或需要人扶上廁所?
睡姿仍一樣還沒醒,想著是婆婆太累了給自己睡個飽,當然不敢吵她。...時間是9點,再去巡巡一樣沒醒來,想著是沒關係再多睡些,晚點再叫婆婆您起床吃早餐好吃藥;....已10點多還未見婆婆坐電梯下樓來?
此時,睡在沙發上的先生已醒來....我說著,"媽,這次真好睡,到現在還沒醒來,睏卡飽再吃藥會快好起來,...你去看看醒了沒?可以吃早餐了還要吃藥。"
...先生下來對著正在上電腦的我說:"媽、走了...媽、走了"...,此時我的腦子還無法接收這幾個簡單字眼...說著"沒有啊,媽還再睡啊,去哪裡?"再看臉色很沉的先生說著,"媽手腳冰涼已沒氣息了"...。
回神的我將手指置放於婆婆的鼻口,沒有氣了...手腳冰涼。可是仍是一樣好看的睡姿,眼睛輕閉嘴角抿著膚色粉白....就是在睡覺嗎!...昨天她,睡在我一旁的婆婆,睡得很沉很安穩的走了!

    婆婆準備要回老家了...,剩短短的幾個鐘頭與她沉默相聚",腦子卻滿滿是她身影與對話...是昨晚的最後晚餐或是睡在我一旁的她或是以前總總..,喜歡她用客家話叫我的名字"鬼凰"跟台語"貴凰"差不多,國語、台語,客家話混著我們倆的對話,她喜歡紫紅色或粉紫色的花布常拿來做套裝,這兩種顏色很適合她的粉白膚色,穿著映在臉龐有如幫她打好了的桃紅色腮紅,不用再費心思,補點口紅就好看了,我知道她喜歡這麼穿,每當穿著定做好的新套裝....問我"獎嬤(漂亮嗎?)我一定回"有水!有獎!"...,婆婆有如大姑娘被稱讚著帶著羞赧的笑容回應著。是的!您這次穿來的紫紅色套裝我洗乾淨了,愛漂亮愛乾淨的您,我幫您換上....要回家了!....九十高齡的您,大舅(您最疼愛的大弟)特地從美國回來幫您慶生九十大壽,兄弟姐妹、子子孫孫都到齊陪伴著您...。民國16年出生的您,在鄉下農村成長,家中排行老大連弟妹有10人,從小必需照顧成群的弟妹,...幼小的您已會入廚洗手作羹湯,常背著不同的弟妹送飯包給做田的家人,盡心盡力幫忙父母,所有的弟妹都受到您的照顧與呵護。如此兼顧著家庭,也完成了6年公校(國小)畢業,如此乖巧的小女孩也長大成人論及婚嫁,媒妁之緣嫁到地方上有名望家族的中醫世家,相夫教子服侍公婆,與夫盡心盡力協助小叔完成高等科初中畢業,幫忙完成終身大事,...妯娌相處困難,忍氣吞聲以和為貴,委屈求全....至今婆婆認為妯娌相處難,切身之痛勿再重蹈覆轍,兄弟成家再如何也要分開住,以至婆婆要求先生與大伯,務必成家後分別各自生活。婆婆如此寬宏大量,於大家族中盡其本分,孝順公婆,敬重伯叔、分擔家計,任勞任怨.....至今兒孫滿堂,兩個女兒特別貼心孝順有加,值得婆婆寬心。...如今您圓滿了而圓寂一生,壽終正寢。...昨天到清晨短短幾個鐘頭,感謝您選擇回到您最疼愛的不孝兒媳身邊,感謝您這麼漂亮這麼明理,不牽拖走完人生旅途的終站,畫下完美的句點。

~ 敬愛的婆婆 - 感謝您 我的菊蘭!

    

石頭ㄚ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